华立大学三度闯关上市 再掀教育企业赴港热 华南地区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广东海洋大学教务处_广东工业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个人学分查询入口
阅读模式

希望教育 、春来教育、卓越教育)顺利挂牌之后,2019年内地民办教育企业赴港上市的热潮仍在继续。

  2018年1月,华立大学集团第一次递交招股书,拟赴港上市。2019年1月29日,华立大学集团有限公司二次递交招股书,再次冲刺港股。

  在港股市场的大门前两度徘徊之后,华立大学集团选择在7月29日第三次闯关港交所,独家保荐人为中信建投国际。

  1

  民办教育的蛋糕有多大?

  根据《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 年)》显示,中国2020、2030年人口总数将达到14.2亿与14.5亿人,总和生育率由2015年1.55上升至2020年1.80,成为教育产业发展的需求基础。

  中国教育体系大致可分为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学历教育体系的学生可取得中国政府颁发的正式证书,而非学历教育体系的学生仅可取得培训与学习课程结业证书。

  亦可分为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公办教育机构由国家或地方政府建立及营运,主要资金来源于中国公共教育支出,而民办教育机构由非政府机构或个人建立及营运,主要资金来源于学校营运。

  中国民办高等教育行业总收益由2013年的人民币779亿元增至2017年的1,15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0.2%,预计2022年将增至人民币1,81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5%。随着高等教育在校人数增加,民办高等教育的在校总人数亦稳定增长。

  图:高等教育毕业新生占整体年轻失业者的比例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高等教育毕业新生占整体年轻失业者的比例由2005年的约35%增至2017年的约46%。市场对具备专业技能的毕业生的需求不断上升,而中国大部分公立大学专注学术研究而非实践技能培训。因此,预期专注应用技术的大学数量将不断增加。

  2017年,民办高等教育机构的平均学费水平约为人民币12,679元,远高于公办高等教育机构的人民币6,996元。

  2017年,华南地区民办高等教育行业总收益占中国民办教育行业整体总收益的12.3%,预计华南地区民办高等教育总收益将由2017年的人民币142亿元进一步增至2022年的人民币21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8.3%。

  2

  造血能力强但稳定性存疑

  华立大学集团可追溯至2000年5月广东省华立技工学校(华立技师学院的前身)开始营运时,此后经营学校数增至三所,即华立学院、华立职业学院和华立技师学院。

  截至2019年2月28日,华立三所学校(即华立学院、华立职业学院及华立技师学院)的在校学生合共为37,364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就读人数计算,截至2017年底,华立大学集团在华南地区所有民办职业教育服务供应商中排名第二,在华南地区所有民办高等教育服务供应商中排名第五。

  华立集团的盈利模式与其他教育企业并没有什么不同,主要收入来源是旗下三所大学的学生学费和寄宿费。

  截至2016年、2017年及2018年8月31日止年度与截至2018年及2019年2月28日止六个月,华立集团总收益分别为人民币5.43亿元、5.78亿元、6.08亿元、3.07亿元及3.40亿元。

  同期年度利润分别为人民币2.032亿元、1.931亿元、1.933亿元、93.8百万元及1.127亿元。其中,销售成本分别占总收益47.3%、44.8%、45.0%、44.7%及44.2%。

  从以上数据看出,虽然华立大学的造血能力很强,但在高成本下,净利润并没有像同期收益一样同比增长。

  此外,华立大学2015-2016学年、2016-2017学年、2017-2018学年、2018-2019学年在校学生总人数分别为38,197名、38,788名、36,686名及37,364名,存在一定的波动性,这种不稳定性也否定了其业绩的稳定性。

  3

  负债率居高不下、补贴不断减少

  经费问题、质量问题以及异地扩张问题是民办高等教育的三大主要因素。

  报告期内,毛利分别为人民币2.859亿元、3.194亿元、3.344亿元、1.7亿元及1.89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2.7%、55.2%、55.0%、55.3%及55.8%,长期保持在5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华立大学的负债比率居高不下,2016年-2018年分别为90.5%、204.7%、107.2%,主要是由于录得大量合约负债。包括于相关课程期内按比例确认为收益的预收学生学费及寄宿费;大量应付关联方款项,主要包括有关建设学校的应付关联方款项等。

  除了负债问题,华立大学还受到有关《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及司法部征求意见稿的不确定因素影响。

  截至2016年至2018年8月31日止,华立集团的政府补贴分别为120万元、775万元及315万元,2019年呈现不断缩减的趋势。

  由于华立集团是属于“营利性”教育机构,对此所得税方面,将存在大幅提升的风险。

  虽说内地教育企业扎堆赴港上市,最直接的甜头自然是解决企业发展的资金需求。但成功挂牌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公开信息披露对企业的合规性提出更严格的要求、民办教育相关政策细则的变动将更直接地投射到公司股价上,这些只是上市教育企业所面临的一部分挑战而已。

责任编辑:张海营

猜你喜欢